让古树名木“活”起来(三)
2018-05-31 17:40: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戒台寺是北京的古老寺院,古树很多。仅国家保护级古树就达109棵,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古松。这些古松,经过千百年风霜雨雪的磨砺,形成各种奇特的造型,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得到了历代文人雅士的赞咏。“潭柘以泉胜,戒台以松名,一树具一态,巧与造物争”,戒台寺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活动松、自在松、九龙松、抱塔松和卧龙松,合称戒台五松。每当微风徐来,松涛阵阵,形成了戒台寺特有的“戒台松涛”景观。
  九龙松:千年“龙鳞” 愈老弥坚

  

    在“戒台松涛”景观中的五棵松树,最特别的当属“九龙松”,因为它是一棵白皮松。这棵白皮松距今约有1000年的历史,耐旱怕湿,树体雄伟壮观,枝条比较脆弱,奇特的是树的主干分九枝,如九条银龙凌空飞舞,故得名“九龙松”。
  “九龙松”植于辽代,为北京“五大名松”之一,其树冠高达20米,主干周长达6.50米,是北京地区同树种中最古老的一株,也是我国和世界上的“古白皮松之最”。有诗赞曰:“一根九干亦何奇,郁郁苍苍绝世姿,恰是神龙生子数,太康刻遍石幢经”。
  如今,这棵“九龙神松”虽已鳞片斑驳,霜皮半脱,但却反而愈老弥坚,生机盎然。九条神龙守护着戒台,给戒台带来神秘色彩。在明清两代,有很多文人墨客为它吟诗赋词,“宝树依晴峰,婆娑月影重。叶深藏鹳鹤,枝老作虬龙。”
  白皮松的特点是非常“脆”,没有韧性,如果遇到极端恶劣天气,白皮松的枝条就会特别容易折断。目前对九龙松最重要的保护就是对其枝干做支撑。同时改变地下土壤结构,让九龙松的根系扩展生长。仔细观察,便能看到九龙松周围所使用的铺装都是透水砖,在山区可以储存地表径流,储存水分。
  
抱塔松:用9公分活皮守护誓言

 

  在戒坛山门左侧有这样一株怪松,五米多长的粗大躯干仿佛一条巨龙,伸出前爪在“护卫”着古塔,这就是有名的戒台寺抱塔松。
  谈起抱塔松的由来,已经没有证据可考,但是在清代诗人李恒良的《戒坛古松歌》里有这么两句诗“怒涛夜吼雷雨声,抱塔龙松啼月黑。”诗中讲述这样一个传说故事,“抱塔松”本是天上神龙的后裔,是玉皇大帝派来戒台寺护卫高僧法均和尚的,它化成青松守立戒台殿山门前。法均大师常年在戒台大殿讲经说法,神龙也有所感化,法均大师“圆寂”后,安葬在山门下的一座墓塔里。一天夜里,骤风暴雨,电闪雷鸣。突然一声霹雳,一个火球向墓塔袭来,龙松怕雷把法均大师的灵塔击倒,情急之中,舍生忘死,扑身过去用前爪牢牢抱住灵塔,于是就成了今天这个模样。
  然而,就是这样英勇的“抱塔松”,现在却只有9公分的活皮,对于普通的市民游客来说,很难想象这意味着什么,即十几米长的树干以及张开双手都无法合抱的树径,其实都只依靠这9公分的活皮来供应养分。
  对于每一个古树保护的人来说,这9公分是他们的无奈。而对于更多的普通市民和游客来说,这9公分值得去更加了解和尊重一棵树的历史,而不是粗鲁的骑上枝头拍照,破坏他们仅存的一点生机。
  
活动松:乾隆三访“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秘密

 

  戒台寺的“活动松”,是一棵古油松树,因其枝条高错,牵一发而动全身得名。相传乾隆皇帝曾几次来戒台寺并为其留诗。乾隆二十九年第一次来戒台寺时,听方丈说这棵松树动一枝全树都动,感觉非常好奇,亲手摇过,见到奇观,留诗一首“摇动旁枝老干随,山僧持以示人奇,一声空谷千声应,籍问神通孰所为”。
  当时乾隆还没弄明白这棵松树为什么会动的,事隔十五年之后,乾隆再次来到戒台寺,又为其留诗“老干棱棱挺百尺,缘何枝摇本身随,咄哉谁为挈其领,牵动万丝因一丝”。意思像是万丝的牵动只因当年牵动的那一枝,乾隆四十八年他又来到戒台寺,再次留诗“干为本自枝为末,末动何因本乃随,设使喻夫孝与义,倒阿吾实惧乎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把树和朝政联系到一起了,那么这棵树为什么会动呢?
  事实上,这棵树的主干和枝干基本相等,而主干向枝干方向倾斜造成重心偏移。另外,寺庙坐西朝东,植物朝着阳光的方向生长,西边有山挡住了阳光,所有枝条都朝东生长。东侧树枝盘旋交错连在一起,导致了牵一枝而全树抖动的“神秘效果”。
  如今的“活动松”已经不能“活动”,为了保护古树的生命,活动松的枝杈都被保护起来,这棵距今已经有约500年历史的古树,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防水,由于此树地处山间落弯处,容易积水,而松树吸收过量的水分会导致落皮,因此对于水的控制格外重要。
  走在戒台寺的“戒台松涛”大道上,会发现这条路上有许多容易被人忽略的“小机关”,那些大大小小的像井盖似的铁片,其实是古树的通气孔,可以通气,可以浇水,可以施肥。
  让古树名木“活”起来,其实就是根据每棵树的不同特性,采取不同的人工干预方式。
  卧龙松:翘首横卧如蛟龙
自在松:逍遥自在宛若神仙

 


  戒台寺千佛阁台阶下的卧龙松,生长在5米高的台上,主干横向生长,干曲而东探,干上鳞片斑驳,犹如一条翘首横卧的蛟龙,随时都可腾空而起。此树的躯干在生长过程中,曾用“掐尖”“折枝”等工艺使主干盘曲发展,形成奇观。高台下有一状似剑的石碑支撑树干,石碑上刻有恭亲王提名“卧龙松”三个大字。
  提到恭亲王,他和戒台寺还有着一段渊源,当年他帮慈禧铲除顾命八大臣,让慈禧垂帘听政,慈禧政权稳固之后开始猜忌奕。罢免其一切职务,他深知慈禧的心狠手辣,为了躲避慈禧,也为排解心中的郁闷,来到了风景秀丽的千年古刹戒台寺,名义上是“坐禅悟道”,实际上是“躲避灾祸”。在京西民间,流传着许多奕与戒台寺的传说故事。其中最普遍的便是关于“斩龙剑”的故事。
  传说奕在戒台寺时,最喜欢那棵形态奇特的“卧龙松”,他觉得自己就像这棵松树一样,静卧古寺,并提碑立于树下。因他常以卧龙松自比,有天戒台寺方丈看到这块石碑后,对徒弟们说:“六王爷这辈子是发达不起来了。”徒弟们很是不解地问:“何以见得呢?”“你们看,六王爷把石碑立在卧龙松下面,这石碑就像是一把利剑正好对着卧龙的肚子,这样的石碑叫做斩龙剑。六王爷常以卧龙自比,盼望有朝一日能够再飞云天。可是现在龙的肚子上插把剑怎么能飞的起来呢?”徒弟们这才恍然大悟。光绪二十年日本侵略朝鲜时,恭亲王被召回京,仅仅四年时间,卧龙松已被石碑深深顶了一道深沟,“徒弟们,斩龙剑斩龙了,六王爷大限到了。果然不出所料,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从京城传来恭亲王奕病逝的消息。
  在卧龙松的周围,游客们脚下踩踏的是木质结构的保护地板,这样的设置可以防止人们对古树踩踏而导致的土壤压实。卧龙松目前最重要的保护措施在于让其保护根系成活,以及主干不再受新的损伤。疏松土壤、浇水、透气、实施缓释肥料,都是目前对卧龙松的技术人员采取的保护方式。
  

  位于大雄宝殿与千佛阁之间的这株古油松树,树干高大挺拔,旁枝自然舒展,枝叶葱笼,端庄秀美,舒展的树冠有如华盖,宛若神仙消遥自在。
  这棵树没有任何人工的修剪,也没有大的断枝,自由自在,与背负了太多历史兴衰的卧龙松遥相呼应,别具一番风格。想来在“戒台松涛”中,自在松的故事虽然最少,但却应该是最快乐,最自在的一棵树了。目前自在松的长势也非常健康,日常只需正常维护即可。
  古树保护就像在照顾一位暮年的老人,要稳要平,切记用力过猛。遇见古树,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幸运,而这离不开前辈们的努力,每棵古树的保护,不是一年两年的努力可以完成的,需要园林人代代相传的努力和每一个普通人古树保护意识的提高。

  文/王桢
  摄影/何建勇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