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京津冀三地联合将建成全国最大古树基因库
2018-05-31 19:47: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京津冀三地现存古树名木15万余株。2016年,京津冀三地联合发起的京津冀古树名木保护研究中心在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正式挂牌成立。2017年,京津冀古树基因库建设正式启动,截至当年底,该中心共计繁殖8科10属51株古树的3688个‘克隆后代’,目前,这个数字还在持续递增中……

组培繁殖古桧柏


  十年磨剑 成果丰硕 
  走进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内,正在进行喷灌的草坪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倍感鲜活,丰富多样的绿色植物配上扑鼻而来浓浓的乡土气息,让你丝毫不会感觉到这里是严谨的科研场所。走进院所深处,错落有致的大棚内外,科研工作人员正埋头对枝条进行扦插、嫁接。。。。。认真测量着手中每一棵树的胸径、株高等各项数据,“陌生人的到访”丝毫没有打乱他们手头的工作。
  只见科研大棚内一个个“小身躯”组团矗立在花盆内,一盆又一盆的小花盆被贴上五颜六色的标签:中山公园辽柏、昌平关沟大神木、海淀李自成拴马树、平泉九龙蟠杨、邯郸天下第一槐……无性繁殖成功的古树‘后代’身负使命,将承载着历史文化茁壮成长。
  据了解,古树随着树龄的逐年增高和生长环境的变化,北京乃至全国各地每年都有5%左右古树的长势逐渐衰弱,严重者甚至死亡,直接造成了珍贵历史、文化以及古树名木遗传资源的流失,因此,有必要加强对京津冀乃至全国范围内的古树名木资源的保护。
  2009年,北京园林科学研究院开展了北京重点古树名木繁殖技术研究课题。经过三年的努力,科研人员研发出了一整套保证古树纯正“血统”的繁殖技术,繁殖出帝王树、配王树等古树名木的无性后代100株,并建立了古树基因活体资源保存圃,部分繁殖成功的古树后代高达6m有余,培育成熟的古树苗多次无偿捐献给母本所在园区,在“老地方”孕育新景观。 
  在活体资源保存圃基础上,2017年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繁殖8科10属51株古树的3688个后代。刚才所提到科研人员手中的一个个小植株正是这三千六百八十八分之一,科研人员通过嫁接、扦插和组织培养等无性繁殖技术,克隆保存与母体基因完全一致的活体植株,进而起到保护珍贵名木、救治濒危树种的目的。
  迁地保护 实现资源共享
  京津冀三地历史文化厚重,古树名木众多,三地古树名木总数可达15余万株之多,因此,古树名木保护工作显得尤为重要。2016年,京津冀三地联合发起的京津冀古树名木保护研究中心在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正式挂牌成立,并围绕古树相继开展了专业技术人员培训、古树保护、古树考察、树龄测定、空洞检测、种质采集、基因活体保存、基因库建设等一系列工作,极大地推动了三地古树保护工作上了一个新台阶。
  在此基础上,交流共享实现了三地资源利用最大化。2017年3月,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将繁殖成活的10种共计30株重点古树名木后代交与河北省风景园林与自然遗产管理中心,进行异地保存,实现了京津冀古树基因迁地保护和资源共享。同年5月,京津冀古树保护专家委员会成立,北京林业大学、天津市园林绿化研究所等单位的21名行业专家成为京津冀古树名木保护专家委员会成员,专家委员会相互借鉴三地在古树保护方面的经验做法,取长补短,实现人才、技术、信息共享。
  古树名木的鉴定工作以及树体空洞检测是古树名木保护工作中至关重要的一步。为了能最大程度上避免树体拦腰折断,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古树树龄及古树空洞检测实验室高级工程师巢阳借助应力波二维成像仪,对各大名胜古迹的珍贵名木进行了树体空洞检测,并出具具有科学指导价值的检测报告。依据检测报告,对发现“隐疾”的古树便可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保护。
  据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王永格介绍,古树繁育成活率取决于树种及母本健康状况。为提高繁育成活率,树种嫁接时,砧木的选择应首先考虑同类树种,并选择适宜的繁殖时间。古树枝条采集前先进行树势评估,并制定“一树一采集”和“一树一繁殖”方案,树势弱的母株尽量少采集枝条,采回后立即繁殖或合理保存。为避免对衰弱古树造成二次伤害,有些古树树枝非人为原因折断掉落后,由工作人员第一时间留取保存,送往古树保护与研究中心进行“救护繁育”。古树资源利用与基因培育的巧妙结合,可谓一石二鸟。

潭柘寺帝王树育苗

    无性繁殖 保证纯正血统
  王永格提到,京津冀古树名木保护中心联合组织开展了京津冀古树考察和基因保存技术交流活动,通过现场考察,做出树势评价、讨论保护技术和基因活体保存。
  古树基因活体保存的方法同其它植物相同,可通过实生播种、嫁接、扦插、组培、根蘖分株等方法实现。实生繁殖即种子繁殖,又称有性繁殖。根蘖分株,通俗理解就是将植株根部滋生部分单独剥离出来,以用作活体单株。但由于实生繁殖后代遗传变异大,而古树根系轻易不会让挖掘;即使基部有根蘖苗,出于对母株的保护,也不会采用根蘖分株办法繁殖。因此,为保证繁殖出与古树遗传性状完全一致的后代,实际中常用嫁接、扦插和组织培养的无性繁殖方法进行古树基因的活体保存。
  功夫不负有心人,数千次的摸索实践换来“开花结果”。科研人员陆续发现了银杏、国槐、黄栌、玉兰、楸树、青檀等古树适宜的繁殖技术方法,尝试并总结出侧柏、油松、白皮松等常绿针叶树种无性繁殖技术。
  比如,银杏可春季合接、切接,夏季嵌芽接;国槐春季插皮接、合接;黄栌春季合接;玉兰夏季嵌芽接。中山辽柏(侧柏)已有千年树龄,生根率最高可达60%;而其它研究最高生根率为24%;1500年古桧柏最高生根率可达28.6%。大量尝试腹接、插皮接、合接、切接、芽接(短枝接)、劈接等不同嫁接方法,古树繁殖成活率大大提高。
  繁殖成活后的古树苗处于成长稳定期后,通常会被移植到室外古树基因保存圃,以适应真正的大自然生境。除此以外,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还特意为古树基因保存圃内的树种定制了专属二维码,通过扫描二维码可以便捷了解到母株的生长位置、树高、胸径等详细信息。
  目前,北京园林科学研究院结合以往研究成果,在原有古树基因保存圃基础上,扩大古树资源圃面积,并进行分区规划,分别在北京、河北省石家庄建立了京津冀古树基因库-北京繁育基地、河北繁育基地,以结合区域特点发展大规模古树基因繁殖。王永格还介绍到,未来3年内,京津冀古树名木保护研究中心计划在三地选取100株具有特别生物、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树名木,进行无性繁殖研究,每株保存后代单株30株以上,到2020年建成我国最大的古树基因库。
  毋庸置疑,古树苍劲古雅,姿态奇特,是见证和传承华夏文明的绿色文物和植物活化石,是自然界与前人留给人类的无价之宝,许多古树背后蕴藏着重大的自然历史事件和令人神往的故事传说。相信今后的每一天,古树保护与研究工作将势如破竹,古树所具有的观赏价值、科研价值和重要历史文化价值,将在今后创造出无限潜能。

文/张颖
供图/何建勇

便民服务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