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乡土野花野草不再姓“野”
2018-06-15 16:04:00 来源: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

  

  北京的乡土野花野草不再姓“野”,而是确定要被科学、生态利用和推广,发挥其生态价值,陈吉宁市长4月23日对此做了专门批示,4月25日,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就向全市各区园林绿化局印发了《北京市绿地林地建设地被植物选择与养护技术指导书(试行)》。指导书明确,北京一年生、两年生及多年生的乡土地被野花野草不能再一拔了之,而是要“享受”和人工栽植培育的地被植物一样的“待遇”。这一举措不仅将使北京的绿地“活起来”,更颠覆了几十年来野花野草见之必除的老做法,确立了乡土植物在北京的“生态地位”。

 

  市委市政府领导批示推动利用乡土植物,市园林绿化局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的问题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科技处、公园风景区处、平原造林处在市领导批示后第一时间拟定了《北京市绿地林地建设地被植物选择与养护技术指导书(试行)》,市园林绿化局向全市各区园林绿化局印发了指导书,在半个月的时间里,由高大伟副局长主持,连续在大运河滨河公园和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组织了两次现场会,向全市各区园林绿化局和各公园风景区负责人进行指导书的现场强化宣传贯彻。生态融媒记者看见,指导书中最大的亮点是要求坚持生态优先原则,进一步规范绿地林地地被植物的选择与养护,不断丰富地被植物的多样性,更好发挥地被植物的生态、景观和社会效能,应用节能低耗型及抗逆型地被植物,营建自然、和谐、稳定、美丽的地被景观。指导书还要求,在养护过程中倡导生态绿色防控的生态理念也要在全市推开。

  对待野花野草要斩草除根,一直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指导书出台目的就是要在北京实现高质量的园林绿化,要求我们转变建设观念,过去绿化建设中经常要求清除林地绿地中的野花野草,而现在我们要把它们利用好、管理好,要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的问题!”市园林绿化局副局长高大伟这样告诉记者。指导书出台的初衷和目的是贯彻陈吉宁市长提出的“要用生态的办法解决生态的问题”这一理念。

  市园林绿化局副巡视员王小平告诉生态融媒记者,地被植物作为公园绿地的底色,是北京园林绿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对防止水土流失,吸附尘土、滞纳杨柳絮、净化空气、减少噪音污染有着非常重要的效果。特别是各种野花野草,因为成百上千年在北京繁衍生息,适应北京的气候环境,是植物界真正的“主人”。它们虽然有着不同的名字,属于不同的属、种,但它们共同的特点是都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超强的抗逆性,再加上其中的一部分有着不俗的景观效果,具有很高的应用价值。王小平表示,科学应用这些乡土野花野草,不但能丰富公园绿地植物种类,还能为各种生物提供栖息条件,形成完整的生态系统,解决绿地“绿而不活”的问题。

市园林绿化局推荐53个属、种的乡土野花野草,北京将打造大尺度、色彩浓烈、有震撼力的地被绿化景观

  生态融媒记者在《北京市绿地林地建设地被植物选择与养护技术指导书(试行)》的附件推荐目录中看见,市园林绿化局在推荐的野花组合型地被中,一口气儿推举出了53个属、种的野花野草,其中不仅包括常见的委陵菜属、蛇莓、苔草属、紫花地丁、百里香、车前草、大叶铁线莲等,还包括具有药用价值的地黄、甘野菊、藿香、黄芩、蒲公英、板蓝根、党参、薄荷等,另外,还有小红菊、蓝花棘豆、毛茛、桔梗、紫菀、夏枯草、二月兰、白三叶、地榆、漏芦、商陆、花苜蓿等。

  据了解,截至2017年底,北京全市森林覆盖率已达43%,城市绿化覆盖率达48.2%,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6.2平米,全市已有400多个注册公园。“对于公园绿地中自然生长的野花野草,我们要根据生态和景观需求,善加利用,做到适地适草。”市公园风景区处处长叶向阳说,为不断提升公园景区的景观水平,全市将应用优良野生地被植物,对公园裸露土地进行补植补种,“比如说,在郊野公园等需要天然景观的区域,我们不但不能清理野花野草,还要采集它们的种子,根据需要适时播种,进一步挖掘这些野花野草的生态和景观价值。”全市还将按照公园地被分级分类管理的要求,逐步用本地乡土地被植物取代外来地被物种,增强公园地被植物的稳定性和多样性,并通过科学的设计和应用,打造大尺度、色彩浓烈、有震撼力的绿化景观,形成北京地区独特的地被景观特征。

节水、省钱、抗病虫、增添野趣、自成生态链,乡土野花野草与冷季型草坪相比有五大优点

  乡土野花野草地被利用推广之所以得到陈吉宁市长的高度关注和市园林绿化局的大力推广,是因为与目前大面积种植的冷季型草坪相比,其有着碾压性的五大优点。采访中,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花卉所副所长李子敬告诉生态融媒记者,首先,野花野草在节水方面与冷季型草坪相比,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北京市技术监督局2006年4月30日发布,6月1日实施的北京市地方标准--《草坪节水灌溉技术规定》中显示,冷季型草坪从每年的3月到11月的9个月时间里,要进行至少33次灌溉,灌溉频率最高的5月和6月分别要进行8次和6次灌溉,也就是说,最高峰时,冷季型草坪4天就要浇一次水。而根据草坪的分级,二级养护的草坪丰水年每平方米需0、18立方米水,枯水年则需要0、38立方米水;特级养护的草坪丰水年每平方米需要0、55立方米水,平水年还需要0、66立方米水,而在枯水年每平方米草坪需水更是高达0、80立方米!一旦缺水,本该娇嫩翠绿的冷季型草坪就变成了“黄脸婆”,用它的枯黄来向管理者“喊渴”抗议,“再不及时浇水,就死给你看!”北京的草坪有2万多公顷,而作为缺水的特大型城市,草坪与人争水的矛盾一直存在、需要破解。节水先锋--靠天“解渴”的野花野草改“姓”后,将使消耗宝贵水资源这一问题得到缓解。在市园林绿化局组织的利用野花野草现场会上,天坛公园有关负责同志介绍,天坛的调查显示,其有着100多种草本植物,形成了100余万平方米的野生地被,占到了全园的五分之四。二月兰与古树相映衬,形成了春季北京著名的一道风景--“香雪海”,而其主体二月兰基本依靠的就是自然降水,不用人工浇水,在天坛北区和斋宫附近的大面积野生植被区,甚至都没有埋设灌溉设施,而如果换之以冷季型草坪,每年的耗水量是惊人的。“看着只是给了野花野草‘名份’,但其背后是节约了巨大的宝贵水资源!”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院长李延明这样定义野花野草应用的节水意义。

  野花野草与冷季型草坪相比,第二大优点是节省大量的养护成本。采访中,李子敬副所长告诉生态融媒记者,草坪早春返青起就开始需要人来打理,定期半月一次的修剪不能丝毫懈怠,其后,一次次地浇水、施肥、打药治虫一样也不能少。按照标准,特级草坪每年每平方米的养护费用为15元,一级的要9元,而野花野草与其相比,投入甚至不到十分之一。记者了解到,天坛公园的100余万平方米的乡土野花野草,其养护就是每年两次的割短,有十余个工人,一周时间就完成了,这不仅大大减轻了园林绿化工人的劳动强度,更是节约了大量的养护经费。

  野花野草“改姓”后大面积推广第三大优点是减少环境污染,保护生态环境。草坪除美观外,还有其生态效益,而冷季型草坪本身同样需要保护,在北京的高温高湿条件下,冷季型草坪容易感染各种病虫害,为了保证其健康,就需要喷洒农药进行预防和治疗,虽然北京采用的都是生物制剂,但对其它生物乃至土壤还有着或多或少的影响,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就是不用农药,而目前还做不到。乡土野花野草因为生长在北京成百上千年,其抗病虫害的能力超强,成为公园和郊野的绿化美化“主力”后,环境污染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基本不使用农药,能大大减少农药对环境的污染。

  乡土野花野草的第四个优点是在喧嚣纷繁的大都市中能形成赏心悦目的野趣景观。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乡土植被区、天坛公园的“香雪海”、南海子郊野公园等大量城市公园和郊野公园中,乡土野花野草组成的景观已经成为了市民的最爱。叶向阳处长介绍,北京郊野公园中几乎都有野花野草组成的植物群落,而城市公园中也在加大推广力度,包括2017年建成的包括菜市口等几处“城市森林”中,都在最大限度地利用乡土野花野草形成有花、有果、有虫的生物多样性公园,不再像此前整齐、美观、植物单一,而在野花野草“改姓”后,北京公园也将成为生物多样性丰富、生态良好的典范。

  作为乡土植物的野花野草组成的地被第五大优点是其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从而发挥更大的生态效益,而外来的冷季型草坪则反之,无法形成良好的生态系统。采访中,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教授张志翔告诉生态融媒记者,虽然冷季型草坪引入也有数十年了,但其依然无法与成百上千年生于北京、长于北京的乡土植物相比。单一品种的大面积草坪中,因为物种单一,修剪、打药等人为干扰因素多等原因,草坪中不仅不能给包括刺猬、野兔等小型动物提供栖身之处,甚至包括蚯蚓、蜈蚣、蚱蜢等常见动物也很少,这样,也就不能引来鸟类,无法建立共生关系,草坪中也就无法达到生态平衡,生态效益也就不会太大。野花野草的应用在解决了“绿起来”的同时,更让绿化“活起来”,而这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让绿化“活起来”的工作重点相吻合。张志翔教师介绍,因为是生于本地、长于本地,其多种植物互为共生,能够为各种生物提供宜居环境,所以,野花野草的生态效益是明显的,其更能在动态中达成平衡。


  北京对乡土野花野草不搞一刀切,对野花野草分区分类建植和差异化管理

  野花野草有着五大优点,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通过《北京市绿地林地地被植物选择与养护技术指导书(试行)》对其作用进行了肯定并将大量推广,也并不是说就无视其缺点,由其任性滋长蔓延。城镇绿化处处长揭俊告诉生态融媒记者,指导书的核心是全面贯彻科学、生态、节俭的绿化发展理念,以调节生态平衡、改善环境质量为目标,坚持科学绿化、规划引领、因地制宜,积极倡导建设资源节约型地被群落,注重绿地林地生态多样性,实施分区分类建植和差异化管理,切实发挥地被植物的生态、景观和社会效能。

  采访中,李延明院长告诉生态融媒记者,野花野草有其长,也必有其短,我们在生态建设中,也不能因为其优点而无视其缺点。它们的缺点就是绿色期短、荒芜感强,部分品种的野花野草要到5月才能泛绿,而到10月初就休眠了,不能长时间形成景观;另外,还有一部分野花野草枝杈交错,参差不齐,观赏性差,不能与城市景观相匹配,更有像拉拉秧这样的草中“害群之马”,直接危害其它植物的生长。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也客观、科学地看待这一问题,并不搞一刀切。揭俊处长介绍,指导书中特别强调,要求各区园林绿化局客观审视所属绿地林地地被植物的现状,区分已建、待建等不同区域,分析自身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并结合绿地林地的生境条件、功能要求,研究制定改进的措施办法,确保把最适宜的地被植物用在最适宜的区域,确保按照不同的功能要求实施不同的养护管理。

  叶向阳处长介绍,指导书中对野花组合型地被扬长避短,要求选择自播能力强的一二年生花卉与多年生花卉进行混合播种。注重株高、株型、花色、花期的协调与衔接,并加强乡土地被植物的推广应用。宜在立地条件一般,又要兼顾一定景观效果,或有特殊景观需求的绿地林地使用,如公园绿地、各类林地、城市主干道路侧绿带的非主要景观区等;对原生地被组合型地被则要模拟原生境地被种类,实施绿地林地地被建植。尽量减少人为干扰,使其自然更新演替,宜在立地条件较差、管理粗放、突出生态功能的绿地林地使用。如郊野公园及河岸绿地的生态功能区、景观生态林、通道景观防护林等。

  记者看见,指导书在养护、管理、灌溉等方面针对不同类型地被要求养护应实行差异化管理。应根据绿地林地功能定位、景观需求和植物生态学特性,开展措施得当的养护作业。灌溉方面,草坪型地被、其他单一型地被、缀花草坪型地被、野花组合型地被应适时浇灌返青水和冻水。本着节水节能的理念,制定合理的技术方案,开展科学规范的灌溉工作。原生型地被以利用自然降水为主,必要时进行人工补充灌溉;施肥方面,草坪型地被、其他单一型地被和缀花草坪型地被应根据植物的生长需要,在早春、初秋时节开展平衡施肥,野花组合型地被以基肥为主。原生型地被通常情况下不需施肥;修剪方面,草坪型地被、缀花草坪型地被应在生长季进行适度修剪。其他单一型地被应适时对残花、枯叶进行修剪。野花组合型、原生型地被一般不修剪;除杂方面,草坪型地被、缀花草坪型、其他单一型地被应及时清除杂草,以防止侵扰和退化。野花组合型地被苗期应及时控制杂草,原生型地被一般不除杂。对外来入侵植物,一经发现,须立即清除;病虫害防治方面,积极做好地被植物的病虫害防治工作,应根据《农药管理条例》和北京市相关技术规程作业。按照“预防为主,科学防控,依法治理、促进健康”的原则,以生物防治和物理防治为主,化学防治为辅,做到科学、安全、经济、及时、有效;更新与补植方面,针对退化和地表裸露的地被,应及时更新或补植(播);同时,针对冬季地表裸露处理公园绿地主要游览区,城市主干道及单位、居住区绿地的主要景观区等,冬季地被枯萎后的裸露地表应采取苫盖措施,防止扬尘。

多知道一点
公园绿地中私挖野菜将处以50至100元罚款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要求对野花野草进行科学、生态利用,不再一拔了之,市民也不能随便挖野菜。据市园林绿化局公园风景区处有关负责同志介绍,在野花野草中就有部分长期受市民喜欢的野菜,而目前正是各种野菜生长的旺季,在各个公园和风景区中,都能看到部分市民拿着小铲,在草地中寻找能食用的野菜的场景,而这种不文明现象也一直存在。在公园风景区中采挖野菜,将直接对绿地造成损害而形成斑秃,从而黄土露天,同时,更会影响到野菜的继续繁殖,减少野生地被对地面的覆盖,所以,挖野菜是不可取的。全市将加强对在公园风景区内挖野菜行为的监管力度,保护公园绿地景观效果,为市民营造良好的游园环境。据介绍,《北京市公园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二款和第五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在公园内损坏草坪、树木将被城管执法部门处以50元以上100元以下罚款。市园林绿化局也呼吁市民,公园绿地是公共资源,私自进入公园绿地采挖野菜会破坏公共利益,希望首都市民能共同维护来之不易的绿化成果。

 

  文/黄建华  摄影/何建勇

便民服务指南